病了一週 三天內掛了兩次點滴 打了兩次針 換了五個醫生 至今 仍昏昏沉沉 不知道是病毒太強還是自己抵抗力太弱

由於 工作關係 有足足八天 幾乎都跟一個國外客戶同進同出 只差沒陪睡 整整八天 我見不到我親愛的AZOSI 而他也因為太過忙碌 都沒有打過電話給我 只寫來過幾封短信 老實說 我的心情也受到影響 我一直期待能聽到他的聲音 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 可以聽到他叫我一聲Mei Mei 但他似乎無法理解 寂寞加上重病加上沒有心愛的人在身邊會是如何難熬

Mi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